每日最新頭條.有趣資訊

李雲雷現實主義:新視野與新時代

個人簡介

李雲雷,1976年生,山東冠縣人,北京大學中文系博士,現任職於《文藝報》。中國現代文學館特邀研究員,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青年委員會副主任。著有評論集《如何講述新的中國故事》《重申“新文學”的理想》《當代中國文學的前沿問題》等,小說集《父親與果園》《再見,牛魔王》等。曾獲2008年“年度青年批評家獎”、十月文學獎、《南方文壇》優秀論文獎、《當代作家評論》優秀論文獎、滇池文學獎、馮牧文學獎等。

"

在新時代,我們討論現實主義要有新的角度,要將新的現實、新的體驗容納進來,要有新的眼光、新的視野,只有這樣,關於現實主義的討論才不至於陷入理論的空轉,才能激發起創作者的熱情與勇氣,才能在面對世界時找到我們的方位。

那麽,什麽是新的現實,我們都有哪些新體驗呢?當代中國處於飛速發展與劇烈變動之中,置身其中的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中國日新月異的變化,從高鐵、移動支付等“新四大發明”到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,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就能感受到中國的強大與進步,但是另一方面,當代中國也存在著貧富分化、階層固化等諸多社會問題,處於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中,這就是我們所面臨的新現實。具體到文學來說,我們所面臨的現實已不是魯迅時代的中國、柳青時代的中國、路遙時代的中國,我們處於一個紛繁複雜而又無以名之的大時代,這對當代作家來說既是一種機遇,也是一種挑戰。

當代中國經驗的豐富複雜超越了以往任何時代,在世界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,各種矛盾與問題縱橫交錯,但又前途光明,可以說當代中國走在世界的前沿,探索著人類發展的路線。在中國,有傳統與現代的矛盾。在一百多年前我們才推翻帝製,走上現代化的路線,中國革命和改革開放的成功徹底改變了中國人的命運,但像中國這麽大規模人口、這麽快速的現代化歷程卻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,在價值觀念、思維習慣、生活方式等方面,傳統與現代之間充滿著矛盾、糾纏與張力。托爾斯泰、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作家所面臨的現實,是俄羅斯急劇現代化所帶來的問題,傳統信仰搖搖欲墜帶來的人們在價值觀念上的矛盾與衝突,在他們筆下得到了豐富深刻的思考與反映,但中國一百多年來人們在價值觀念上變化的劇烈程度與斷裂程度,遠遠超過了當年的俄羅斯,卻尚未得到足夠的思考。在今天,我們要做一個什麽樣的人,我們有哪些基本的價值準則?與傳統中國人相比,我們發生了什麽變化,我們在什麽意義上還是中國人?我們理想的生活和世界是什麽樣的,我們是否願意為了理想世界而犧牲個人的利益、生活乃至生命?這些問題可能大多數人都沒有思考過,但作為一個作家,只有直面並執著思考這些問題,才能像托爾斯泰、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樣切入時代的精神核心。

當代中國正處在快速城鎮化的進程之中,傳承數千年的鄉土文明正在或即將消失,這對中國的影響將會是巨大的,也對我們的認知體系與思維方法提出了挑戰。我們熟悉的“鄉土中國”正在轉變為一個陌生的、城鎮化的中國,對於這個全新的中國,我們尚缺乏既有的知識與坐標去認知。中國在發生變化,中國的鄉村與城市也在發生變化。20世紀中國的鄉村經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從土地革命到“合作化”,再到“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”,圍繞人與土地的關係,中國農民的命運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這在丁玲的《太陽照在桑乾河上》、周立波的《暴風驟雨》、趙樹理的《三裡灣》、柳青的《創業史》、浩然的《豔陽天》、周克芹的《許茂和他的女兒們》、路遙的《平凡的世界》等作品中,都有著深刻而精彩的呈現。但我們這個時代中國鄉村所面臨的巨變,要遠遠超過以往的時代。以人與土地的關係而言,在過去的時代,土地是最重要的生產資料,鄉村的變化也只是土地的所有權與使用權發生了變化,但人與土地的關係是深厚的,但在我們這個時代,土地作為生產資料的價值已經大大貶低,人與土地的關係也越來越淡薄疏遠,這是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;以人與人的關係而言,在傳統中國和20世紀中國,鄉村中的人際關係交織在宗族、階級、倫理、地緣等不同層面,但在我們這個時代,這些因素已經越來越淡化,鄉村中的人越來越“原子化”,很多青壯年離開鄉村到城市去打工。面對這些變化,當代作家尚沒有從整體上審視並呈現,我們只有具有歷史的眼光,才能發現我們這個時代與以往時代的不同之處,只有具有世界的眼光,才能發現我們的城市化過程與巴爾扎克筆下的法國、狄更斯筆下的英國、德萊賽和斯坦貝克筆下的美國有何不同之處,才能真正講述我們這個時代的中國故事。

近代以來,面對西方世界,中國人長期以來形成了一種落後者、追趕者的心態,對我們的文化、價值與生活方式缺少足夠的自信。但自2008年奧運會以來,中國人的文化自信越來越強了,整體社會氛圍和人們的自我意識也在發生變化,中國人正在變得更加從容自信,這是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變化。這樣的從容自信是林則徐、魏源一代所沒有的,是康有為、梁啟超一代所沒有的,也是魯迅、陳獨秀一代所沒有的,這可以說是近代以來中國的一個巨大轉折。在這樣的歷史時刻,我們需要重新認識中國人的價值觀,需要以藝術的方式講述中國人的生活、情感與心靈世界,講述中國人艱難曲折的歷史,紛繁複雜的現在與前程似錦的未來。但是要完成這一時代任務,也對我們的知識結構、思維方式、審美感覺等各方面提出了極高的要求,近代以來,除了極少數歷史時期,我們已經習慣了講述失敗的經驗,習慣了以弱者、落後者、追趕者自居。要對近代以來構成了我們思維、美學無意識的龐大知識體系進行反思、清理,是一個系統的、長期的工程。但值得欣慰的是,我們在自己的時代迎來了這一巨大的歷史轉折,我們可以在一個新的時代講述新的中國故事,可以系統地整理歷史,從容地把握未來。

【作者系《文藝報》新聞部主任】

"

本文刊於《長篇小說選刊》2018年第5期

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
按讚加入粉絲團